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文化长廊
在没有空调的时代,古人如何熬过酷暑?
 
作者:张震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7-07-31   点击次数:
  [摘要]爱干净、讲卫生、勤洗澡亘古至今是绝大多数人的乐事,唐代的孟浩然就喜爱洗澡,但他没有更多的银子,去不了豪华桑拿,只能常常到朋友开的中档澡堂蹭澡。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这是杜甫《丽人行》中的两句,大意是指农历三月三日巳时,在唐都长安有许多丽人在水边祓禊。祓,是祓除病气;禊,是修洁净身,其实说白了就是洗濯身体,洗个痛快的澡,去去晦气。为什么在巳时(大约早上9点到11点)?因为这一天是古人的“上巳日”,古人要在这一天举行大规模洗濯——彻底告别冬天,洗去一冬的污垢,轻松走进夏天。
 
  “上巳日”,可能是中国最早的洗澡节。
 
  在孔子时代,孔丘就有“东流水上自洁濯”的话语,春暖花开,在阳光的照耀下,孔子带领一帮弟子,也会在这一天来到潺潺的沂水边,进行“浴于沂,风乎午雩,咏而归”,在享受和暖的夏风的同时,顺便温习温习功课,发发议论,岂不是件养心养怡的事。孔丘编选《诗经》也有多篇与洗澡有关的内容入选,其中《郑风·溱洧》最为著名,它详细记载了在桃花水涨的时节,青年男女齐聚溱、洧河畔,利用祓禊的机会表达爱情。
 
  溱与洧,
 
  方涣涣兮。
 
  士与女,
 
  方秉兰兮。
 
  女曰:观乎?
 
  哥曰:既且。
 
  且往观乎。
 
  这几句翻译成现代民歌就是——溱水长,洧水长,溱水洧水哗哗淌。小伙子,大姑娘,人人手拿兰花香。妹说:去瞧热闹怎么样?哥说:已经去一趟,再去一趟也不妨。
 
  东汉时期,朝廷把“上巳日”提升到与祭天同样重要的节日,号召官民都要到水边洗濯。这个日子之所以这么隆重,据说与汉武帝有关。武帝常患皮肤病,痒痛难忍,四方求医,不得治。忽一日梦见白鹿引路,至一处雾气蒸腾的泉边。武帝醒后,找到那眼温泉,武帝连洗多次,疾消病除,遂命名为“神水”。汉朝还有一项规定:吏五日得一休沐。即做官的要五天洗一次澡,而且放假一天。魏晋时代,“上巳日”洗澡仍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尤其是士大夫更为看重,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就写得清清楚楚: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干什么?就是修禊之事。也就是说,先洗澡,后作诗,如果没有“洗濯身体,祛除不祥”的理由,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流觞曲水,一觞一咏,更不会有那篇千古流传的隽丽之文——《兰亭集序》。
 
  洗澡对人而言,可谓有百利而无一害,尤其是洗温泉,更是对人体健康大大有益。人在鼎沸的泉水里沐浴,可以舒筋活络,驱散内寒,加速血液循环。徐霞客就有一首诗是赞美温泉的:一了相思愿,钱唤水多情。
 
  腾腾临浴日,蒸蒸热浪生。
 
  浑身爽如练,怯病如妙神。
 
  不慕天池鸟,甘做温泉人。
 
  在温泉里沐浴,名气最大的当属唐玄宗、杨贵妃和华清池。唐玄宗和杨贵妃洗浴并非是鸳鸯浴,而是各有各的汤池。据史料记载:玄宗老李的御池叫“九龙池”,四周用莹白如玉的白石砌成九龙吐水,中间有白石雕成的并蒂莲。贵妃小杨的澡堂叫“海棠汤”,围绕泉眼用白石砌成海棠花。唐玄宗每年初冬走进骊山华清池,至第二年三四月回长安,整个冬季都在那里尽欢避寒。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见新承恩泽时”,白居易的这两句就是形容贵妃出浴时的镜头。什么叫“娇无力”?其实就是洗澡解乏出汗过多,洗完后既有点累又浑身舒服的样子,这“娇无力”用在发嗲的美眉身上是十分到位的词。所以,贵妃出浴被无数画家用想像的方法画了一千多年。常洗温泉肯定对老李和小杨的身体大有好处,至于有人说因为洗澡而亡国,那不能责怪泉水,是老李思想上出了问题。
 
  爱干净、讲卫生、勤洗澡亘古至今是绝大多数人的乐事,唐代的孟浩然就喜爱洗澡,但他没有更多的银子,去不了豪华桑拿,只能常常到朋友开的中档澡堂蹭澡。有一回,他在尽兴之后兴奋地写道:
 
  吾道昧所适,驱车更向东。
 
  主人开旧馆,留客醉新丰。
 
  树绕温泉绿,尘遮晚日红。
  
  拂衣从此去,高步蹑华嵩。
 
  喝完洗完,身体爽啊,可以爬上高高的嵩山。为什么要去嵩山?因为古代文人认为,嵩山最适合隐士居住,也是孟夫子的向往之地。
 
  苏东坡也爱洗澡,而且更喜欢去公共浴室。有一次他在大众浴室洗澡,身心畅快之时,词兴大发,当即赋了一首小令,非常诙谐的《如梦令》:
 
  水垢何曾相爱,
 
  细看无俱无有。
 
  寄语揩背人,
 
  尽日劳君挥肘。
 
  轻手,轻手,
 
  居士本来无垢。
 
  苏东坡用川方言说:兄弟,下手不要太重;太重,要不得喽。后来,又有一位叫宋桓的诗人也在此家浴室洗浴,并留下了一首非常不错的诗篇:
 
  上方新浴觉身轻,
 
  恰喜温和水一泓。
 
  膏泽不因人世热,
 
  此泉尤是在山中。
 
  这首诗好,把水写到了哲学的高度,温泉是不会根据人的身份高低而变化温度的,它就像山里人一样朴实。拿今天的话讲,这首诗更具有文学性,属于批判现实意义。
 
  清朝早期是中国历史上最尚俭的,清朝晚期也是中国历史上最腐败的,两个极端满清占全了。尚俭何为证?从两件小事可以看出,一件,当孝庄太后看到明朝皇宫一天开销要四十万两银子时,她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另一件从清代早期的人物画像上看,无论是皇帝,还是贝勒、贝子,贵妃、贵人,几乎都是朴素的衣着,甚至连首饰都没有。至于要说清朝腐败,那就不要举例了,单说洗澡就演变成一种超现实的享受。
 
  八旗子弟早年居住在白山黑水之间,地处温泉之乡,早就知道温泉和坐汤的益处。八旗士兵大多身上有两种病,一是常年在冰天雪地里骑射奔跑,犯关节炎;二是大多数人连年征战,身上有多处刀伤箭伤,温泉是最好的疗养院,纯物理治疗。所以,在清朝之初,就建有大量的温泉理疗中心,而且一旦开业,便人争浴焉,规模只恨小,不怕大。举个例子,就拿河北遵化南福山温泉来说,就是个超大型疗养院,仅总管、苑丞、苑副、千总、委署等中级以上管理人员就有近三十人。
 
  清朝皇室洗澡更是奢华无比,腐败之极,不说环境、水质、器具、服务生,单讲毛巾这一项就令人叹为观止。皇室用的毛巾叫芙蓉巾,由江宁织造府特贡,麻织品,毛巾上用金线绣金龙,两头编有金丝铜钱穗。洗一次澡,一般要捧出四个托盘,一个托盘二十五条,总共一百条,像小山一样堆成不同形状,有翘首式、戏珠式、回头望月式……我在紫禁城看到这个资料后,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一个原本尚俭的民族,突然之间会变得那么奢侈?腐与朽厉害,它一但起化学反应钢铁都会烂,何况人乎。腐败靠人的自觉性来抵御,几乎是天方夜谭。
 
  从八旗子弟入关以后,澡堂便开始在全国普及,公共澡堂越办越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越来越多。旧时的澡堂一般都有一条龙的服务,理发、刮胡、修脚、推拿、按摩、正骨,有些高级的澡堂还有茶点和说书。澡堂是一个小社会,什么样的人都来这里消费,这有点像老舍笔下的《茶馆》,壶里泡开天下事,澡堂亦是如此,蒸蒸热气催人言。你爱唱、爱说、爱打趣径直方便,大可不必拘束,赤条条地进来,光光的身子,还分什么贵贱?洗澡,可以除污祛垢;洗澡,可以舒身活血;洗澡,可以重振神气!在澡堂里呆上一下午,尽可享受人生四大快乐——出大汗、喝热茶、搓老垢、烫脚丫。
 
  一段时间,我对洗澡也十分反感,那是刚上小学时听老师讲了大地主刘文彩的故事。说他牛奶洗澡,人奶洗脸;喝的是劳苦大众的血,吸的是平民百姓的髓,我那时没有思辨能力,认为老师的话都是真理。后来,我才渐渐知道,老师也没有见过刘文彩,没去过四川,甚至连真正的地主都没见过时,我才明白,在这个问题上老师和我一样,思想都是复制的。
 
  我小时候一直生活在铁路边,一直在铁路职工的澡堂里免费普浴,我每天都能看见浑身油乎乎的铁路工人三五成群地走进澡堂,把一天的疲惫交给滚热的水。在热池边挨个而坐,说说家事,议议物价,发发牢骚,澡堂就像会议中心一样。每天晚饭之后,我听完半导体里袁阔成的《三国》,就会拎着毛巾和父亲一起直奔那间抗战之前由英国资本家盖的澡堂。一天下来,清水变成乳色,每当这时父亲总会说:脏水不脏人,只有人脏水,没有水脏人。说完,我和父亲便“扑通”“扑通”地下水,坐在水池边的台阶上,享受着热水的抚摸和关照。父亲会仰视着头顶上的天窗,给我讲岳武穆、文天祥,讲张思德、黄继光。有时,我也会随着父亲的目光穿越天窗,仰望那些已经变成星光的我心目中的英雄。
 
  在温热的水池边,父亲会让我枕上他的大腿,然后用毛巾裹紧手掌,为我擦香皂,为我退老垢,有时父亲碰到我的痒痒肉时,我会咯咯直笑,这时父亲也会和我一起大笑,一边笑着,一边像伐木工人放漂一样喊道:木头下水喽。双手轻轻一推,“扑通”,我在笑声中坠进了温暖的网。如今我人到中年,当我回忆我与父亲最亲密的时刻,我的脑海里立即会想到洗澡,想到那间历经岁月的澡堂,舔犊深情,终身难忘。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0206071号
山东党建网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建国小经三路37号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