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文化长廊
王素:倾心护百姓,谏诤留美名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发布日期:2017-11-01   点击次数:
  □ 本报记者 鲍青
 
  本报通讯员 刘黎辉 杨浩
 
  物候及至寒秋,翠绿已为秋意笼罩。在秋风秋雨催促下,枝头树叶纷纷滑落,残留的也是瑟瑟翻抖。
 
  春主生,秋主杀。萧瑟秋风,气象衰飒,最易勾起对前尘往事的缅怀和追忆。10月末,第十三届世界王氏恳亲联谊大会在莘县如期举行。来自五湖四海的王氏后人,共同追忆往昔的先祖先宗。
 
  “三槐王氏,自北宋时贤人辈出,皆有芳名。将宗族荣耀推至巅峰的,是北宋真宗时期的名相王旦。他正色立朝,处事公正,为相十二载,深得皇帝的赞许和信赖。而他的幼子王素,也继承衣钵,无论是任职地方还是为谏臣,皆能恪尽职守,将清白家声维持不坠。”莘县三槐文化研究会秘书长王洪林说。
 
久历地方,处事得宜
 
  真宗天禧元年(公元1017年),一代名相王旦撒手人寰。作为宰相的幼子,王素此时才刚满10岁,正是需要父爱庇佑的时候。
 
  王素幼年失怙,总有难以弥补的缺憾。成年后的王素,为官以父亲当榜样,言谈也常流露追慕,大概也是父爱失位的缘故。
 
  居家守孝的王素思念亡父,身居庙堂的真宗也没有忘记。王旦辅佐真宗多年,不仅劳苦功高,而且功绩彪炳。对于有功之臣离世,真宗一面临丧哀恸,辍朝三日,诏令京城十日不举乐,一面将王旦子弟、侄孙等十余人悉数授官。王素正是在真宗的怜悯和推恩下,补授为太常寺太祝的。
 
  太祝是个清闲的虚职。平日无事,只在祭祀大典上,负责读读祝文迎送鬼神而已。这项无聊的工作,王素却干得非常认真。每当祭祀,他都沐浴更衣,举止端庄,诵读之声琅琅,给真宗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到了仁宗天圣五年(公元1027年),王素带着对亡父的敬仰,踌躇满志地踏入仕途。不过做官之前,他得先通过一项考试。当年父亲王旦就是中了进士后,从著作郎官职上起步的。不过,王素因为父亲的余荫,可以连跳数级,直接到翰林学士院会考。在经过一帮饱学之士的策问考核后,朝廷赐他进士出身。
 
  进士功名,在北宋官场既是身份标志,也是仕途倚靠。王素取得了进士功名,无疑双脚迈过了仕途的门槛。他被派往颍州(今阜阳)担任通判,成为一州的副长官。
 
  从这时起,王素在地方累计任职三十余年,辗转东南西北多地,都有不俗的政绩可言。
 
  王素虽出身名门世家,但不是嬉游无度的纨绔子弟。幼年丧父的伤痛,让他对人情冷暖、百姓疾苦耳闻目睹。任职地方后,他非常重视百姓负担的减轻。
 
  王素刚任职濮州时,年刚弱冠,为当地官吏轻视。有豪强倚仗官府庇佑,在乡间欺压良民,肆行不法。王素上任后,用铁腕手段,依法弹压处治。他亲自率领衙役,昼夜查访为非作歹的不法之徒。那些原本认为他暗弱的小吏和豪强,极为震惊恐惧,连忙收敛言行,不敢再作乱。
 
  古人尝言,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官民关系,即是如此。北宋官员俸禄优厚,地方官又经常加税,负责供养的百姓,税赋非常沉重。王素深知,历朝历代百姓揭竿而起,大多源于官府的横征暴敛。在濮州知州任上,他就多次抵制过临时加税的冲动。有一次,转运使想加征杂税,便找王素来商议。王素开诚布公,分析当下形势,令其觉知利弊:“河流不久前刚刚决口,百姓失生计困苦不堪。如今决口虽堵塞,但流民尚未安顿,百姓元气未复,怎能在此时重敛呢?”王素又将请求减免税赋的意见拟成奏疏,呈递朝廷。不久诏书下达,同意王素的请求,豁免了濮州的税赋。百姓听说这事,无不喜极而泣,竞相传颂王素的恩德。
 
  等到王素担任转运使,负责财税事务后,还继续革除弊政,祛民所急。当时的各路转运使,为了邀功取宠,博得“能吏”美名,在敛财方面无不尽心尽力。他们在国家规定赋税外,再另行加征所谓“羡余”,专程进献给皇帝享用。到仁宗时,此陋规已司空见惯,朝廷也安之若素,唯有百姓哀鸿遍野。王素上任伊始,就反其道而行之,“罢去额外赋税数十万缗”。当地民心大悦,朝廷也“闻而善之”,告诫诸路转运使遵照执行。一时间,王素成了转运使中的特立独行者。
 
  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52岁的王素外放至成都府。巴蜀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官员可以各行其事,弊政更是不胜枚举。王素上任后首先提倡节俭,裁撤了“酒坊钱”等一系列不必要的经费。接着又取消成都自铸铁钱,平抑物价。当时巴蜀在官币之外,有权力自铸铁钱流通。可官府不顾客观经济规律,一味无节制滥铸滥发,导致通货膨胀严重,钱轻货重,商旅凋敝衰颓,深受其害。王素取消铁钱铸造,当地百业兴旺,物价平稳运行。
 
  战国时期,孟子提出“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治国理念。后世熟读四书的官员,无不烂熟于心,但真正能践行的却寥若晨星。为了百姓安危,王素可以不顾风险,不避斧钺,将个人性命荣辱置之度外。某年成都府干旱,庄稼绝收,饥荒蔓延得很快。王素深恐百姓无食,出现饿殍遍野、易子相食的悲剧。他未接到朝廷的诏书,就私自开廪仓放赈粮。百姓领到了救命粮,自然不会流离失所,饥馑也迅速平息下去。只是私自开仓是重罪,王素写好了请罪的奏折。当奏折发出数日后,朝廷的放粮诏书才到达府衙。因为救民有功,王素并未被追究责任。
 
  王素在成都数年,对自己简朴严格,对百姓仁爱宽容,人情安康快乐。蜀地百姓非常怀念他,采录王素所行成《王公异断》一书。
 
  王素后出为河东四路(今山西地区)经略使,负责北部边疆防御事务,总理一方军政。赴任当年,汾河泛滥,水患严重,众人束手无策,进退失据,不知下一步怎么办。王素认为:“洪水若将临近的平晋县城淹没,接下来必将灌入州城内。到时百姓流离,士卒疲累,局面将难以收拾。”他连忙组织众人加固河堤,监察水情,捍卫城池。工程竣工当夜,洪水如期而至,河堤安然无恙,民心得以大安。
 
  地方历练,为王素积攒了丰富的处政才能。调入京师,则为他赢得了谏诤的芳名。
 
不避责难,敢进忠言
 
  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升平日久的北宋朝廷,开始酝酿着变革。当年三月,执政许久的老宰相吕夷简因病重致仕。仁宗改用章得象、晏殊为相,朝政出现新气象。
 
  当时北宋虽歌舞升平,但繁华中也潜藏衰败的隐患。西北方向,与西夏的战事始终胶着,宋军败多胜少,劳民伤财。京师附近又出现群盗,打家劫舍,横行无忌,京师谣言四起,百姓人心惶惶。
 
  更重要的是,自宋太祖开国至庆历时期,立国已八十余年。可各项政策,仍然依循最初的框架,少有更张。北宋犹如一艘载货日重的巨轮,仍是由锈迹斑斑的老旧动力来维持运转。看似按部就班,其实已陈旧不堪。
 
  仁宗也想变更弊政。他决定先增谏官,借助他们作为耳目,帮助自己获悉天下实情。他亲自提拔王素为兵部员外郎,又擢升欧阳修为太常丞,余靖为右正言,三人因正直敢言,被称为“三谏官”。
 
  贤人上位,同道者欢欣鼓舞。蔡襄按捺不住兴奋心情,作诗数首相贺。不久三谏官又联名举荐蔡襄,这就形成了著名的“庆历四谏”。此时章得象、晏殊、贾昌朝、韩琦、范仲淹、富弼先后任宰执,庆历朝人才济济,正直官员欢欣鼓舞。道学家石介作《庆历圣德颂》来歌咏,他赞叹王素:“素相之后,含忠履洁,昔为御史,几叩予榻。”
 
  王素任谏官后,果然不负所托,多次进言献策。他规劝帝王,弹劾奸臣,举荐贤良,虽受责难,初心不改。
 
  王素之父王旦,在婉劝之外,会给皇帝留下充足颜面。王素的谏言,就直接执着得多。大臣王德用,曾给仁宗进献过两名貌美的少女。王素知道后,气呼呼来找皇帝理论。仁宗先拒不承认,还质问宫禁之事王素何从得知。王素直言不屈,继续追问。仁宗无奈,见“硬”的不行,便来“软”的。他放下帝王尊严,和王素攀起了交情:“我是真宗的儿子,你是王旦的儿子,世旧故交,不是一般大臣能比的。王德用确实进献了美女,已经在我左右服侍了,怎么样?”
 
  真宗当年为顺利封禅,曾派人赠金银给王旦。仁宗这时攀交情,大概也是父规子随,想让王素碍于颜面,知难而退,不再交缠。可王素比父亲执拗得多,他只是严肃地说:“臣子的忧患,正是在君王的左右。”仁宗闻此语,大惊失色,命宫臣各赏赐两名美女一些钱,立即送出东门外。
 
  将美女送走后,仁宗竟然伤心落泪。君王的失态,让王素也有点尴尬。他转着弯打圆场:“皇上既然采纳了我的意见,也就没必要这么快就送走。”仁宗回答得倒也干脆:“现在不送走,恐怕时间久了,会因喜爱而舍不得了。”
 
  王素谏言往往“穷追猛打”,有时甚至让皇帝也下不来台。某年夏季,京师大旱,连月不雨,禾苗干枯,百姓哀嚎。王素请求仁宗外出祷雨。仁宗推却说:“太史说初二会降雨,我想初一再去祈祷。”王素闻言,针锋相对:“我虽然不是太史,但知道那天肯定无雨。”仁宗好奇,忙问原因。王素说:“陛下快下雨再去祈祷,心态不诚。不诚如何感动上苍降雨?所以我知道肯定无雨。”仁宗略微尴尬,便说:“那我明天去醴泉观祈雨。”王素不依不饶:“醴泉观近得就像外朝一样。皇上不会是因为怕热不愿出门吧?”仁宗有个习惯,被人戳中痛处,总是耳根发红。经王素如此一说,已面红耳赤,厉声道:“我去西太乙宫祈雨,如你所愿了吧?”仁宗让步,王素还是不罢休,继续要求:“请降旨告知中外。”仁宗不高兴了:“车驾前往郊外,不需预告,你不知典故。”王素对答:“立国之初,国家多事,所以不预先告知。如今天下太平,渴望甘霖的百姓,眼巴巴等着见到陛下,预告也没事。”
 
  仁宗无奈,一一照办。第二天,仁宗也耍了小聪明,将本不需陪驾的王素特意召来一同前去。当日酷暑难耐,埃雾涨天,仁宗和王素汗流浃背,面红耳赤。也许精诚感动上苍,回程时云气四起,风雨大作。第二天,仁宗对王素说:“因为你的坚持,才普降甘霖,真是幸事。”
 
  庆历三年,王素听说如果有皇子诞生,皇帝将大赦天下,并封赏前来祝贺的臣子。他上疏道:“西夏叛乱无常,契丹贪得无厌,财用捉襟见肘,简朴节约才能宽解民力。何况将士久劳待赏,臣子坐享无穷俸禄,这不是长治久安的策略。”
 
  洛阳肥乡县田赋不平,王素举荐大理寺丞郭谘前往治理。他到任后,用千步方田法,巧妙得出田亩精确数字,然后免除无地者的租金,勘正有地者的赋税,不仅平息了纷争,还多收了田赋八十万,民心大悦。
 
  王素尽职尽责,与同僚奏事,若逢帝王不乐,众人皆退去,唯有他继续进言是非,等到君王采纳了才肯离去。仁宗常感叹:“这是真御史啊。”同僚也将王素形象地比作“独击鹘”。后来仁宗特赐他三品服,并当面勉励:“你们都是朕亲自选拔的,进言论事无所回避,所以会有这样的赏赐。”
 
参与新政,首膺重命
 
  庆历三年十月,参知政事范仲淹领导的“庆历新政”全面推行。范氏针对朝政积弊,提出“改革十事”。其中当务之急,是整顿吏治,选拔支持改革的干练大臣。欧阳修认为:“天下官吏极多,朝廷难以遍知他们的贤愚善恶,所以往往才能不佳的人尸位素餐……”他建议实行按察法:“选强干廉明者担任……到达州县,遍见官吏,查验他们的材质……这样朝廷可以坐见天下官吏贤愚善恶,不遗一人。然后就可以商议黔徙的法令。”
 
  王素和欧阳修同为谏官,声气相投,积极参与新政。他首膺重命,为“天章阁待制、淮南都转运按察使”。
 
  转运按察使,考核吏治,权力很大。他们可以直接查验知州、知县的业绩,“若有不任事者皆罢之”。待到考察期结束,王素将巡查结果向范仲淹等人积极反馈。当时人认为,各路转运按察使,以王素的考核结果最为公允。
 
  范仲淹锐意革新,做事往往急于求成。他根据转运按察使的汇报,要罢黜一批才不堪用的官员,提拔许多资历尚浅的新人。富弼在旁劝说:“范公只一笔划掉,怎知他们一家老小都在哭泣?”范氏却说:“一家哭,总比一路哭好。”那些被罢官的人,便结成党羽,公开非议范仲淹结党营私。
 
  范仲淹眼看攻击者日众,心内不自安,便请求出巡陕西。庆历四年六月,范氏出为陕西、河东宣抚使,负责对西夏军事。他离开朝廷中枢,攻击的人更加无所顾忌,造谣他们嫉贤妒能,结为朋党。仁宗日闻毁谤之言,难免对范仲淹起了疑心,轰轰烈烈的庆历新政也就不了了之。
 
  王素也结束了自己的谏官生涯。庆历四年六月,“淮南都转运按察使、兵部员外郎、天章阁待制王素为刑部郎中、泾原路经略安抚使兼知渭州”,王素再度外任地方。
 
  但王素在谏官任上的表现,让仁宗对他依旧非常信赖。若逢重大人事安排,仁宗往往征求王素的意见。某次仁宗曾留王素询问:“丞相尚缺一人,谁人可为宰相?”王素起先推辞道:“我在谏院为官时,举贤不避嫌疑,尚且被人指责朋党。如今不在其位,陛下又是选丞相重臣,我哪敢推荐什么人。”仁宗说:“你在朝为官许久,如果有心仪人选,为何还要遮掩?”王素便说:“臣还是不敢说其姓名。但好丞相,应该不和内臣交结,连宫女都不知他的姓名。”仁宗随即顿悟:“那就是富弼了。”王素也立即下拜说:“陛下得人。”数日后,富弼即拜相。
 
  后人把王素列为北宋开国至仁宗时“四大直谏之臣”之一,他们是“雷德骤发钧轴之遗奸,以正道揆;王禹偁明宫闺之大义,以植纲常;孔道辅斥吕夷简之废立,以匡君德;王素去南威之色,以固君身,万代如见”。给予王素极高的评价。
 
文韬武略,边疆得宁
 
  王素不仅有“文韬”,也有“武略”,是个文武兼备的全才。他多次出知渭州,在边疆颇立威名,为边地百姓所推重。他在边郡树立威望,连西夏也为之震慑。
 
  早在庆历四年,年仅38岁的王素奉命知渭州,为国守边。边将蒋偕建议筑城,作持久镇守准备。可城池尚未筑成,西夏军就来偷袭,工程功亏一篑。蒋偕率兵逃出重围,归来自请死罪。王素却说:“如果加罪蒋偕,反而是中了西夏奸计。”他让蒋偕继续筑城,以将功赎罪。西北军总管狄青认为:“蒋偕再去筑城,恐怕还要失败,不能让他再去。”王素愤然道:“蒋偕若败,那总管您前往。您要是败,我再去筑城。”因为有了严密防卫,蒋偕这次修筑城池非常顺利。城池修成后,如同在西夏腹地嵌入楔子,令西夏惊恐不安。
 
  到了英宗治平元年(公元1064年)秋,年近花甲的王素再次披挂上阵,奉命镇守渭州,解边疆燃眉之急。
 
  当时西夏侵犯北宋边境。因守将举措失当,西夏军得以将边疆重镇童家堡团团围住。朝廷接战报后,商议派遣何人前往领军解围。大家一致认为除王素外,他人皆难当大任。王素入见英宗辞行时,英宗说:“按理说你是德高望重的老臣,不应再出外守边,但环顾朝廷,领兵作战没有比得上你的,就勉励为国而行吧,不久就召你回朝。”得知王素要来的消息,边疆的官兵和百姓,无不欢呼雀跃,互相庆贺。西夏则立刻撤退,引兵远遁了。
 
  王素在渭州屯兵两载,驾驭官兵将帅有法,“无不得其欢心”。由于王素的努力,渭州“积粟支十年”。这对于边疆的稳定和有效抵御西夏入侵,十分有利。虽然王素知渭州时,没有战斗却敌的功绩,但他能震慑西夏,使之不敢轻举妄动,保障了边疆的稳定,其功又胜于决胜沙场。渭州百姓十分感念他,“刻功于石,画像于祠”,来纪念他的功绩。
荣耀致仕,家风因袭
 
  此后,王素又相继出任青州观察使、河东四路安抚使。到了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二月,“端明殿学士、尚书左丞王素为工部尚书、端明殿学士致仕”。按旧例,致仕者不带职退休。但王安石认为,致其职事于君,无落职之理,应该以本职来致仕。
 
  带职致仕,便是自王素开始,这也是朝廷对他的褒奖。
 
  熙宁六年,66岁的王素卒于家,神宗停朝一日,赐谥号“懿敏”。按照谥法的规定,“懿”是与文臣相配的谥号,“敏”则和武将相配。王素谥号“懿敏”,文武兼有,正是他文韬武略兼备的体现。
 
  “如果说王旦是三槐王氏家风的开创者,那么王素就是清白家声的沿袭者。他对家风承袭和发扬,是三槐王氏继往开来的重要人物。”王洪林说。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0206071号
山东党建网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建国小经三路37号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