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文化长廊
荀子:兰陵著长卷,经学开先河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发布日期:2017-11-22   点击次数:
  □ 本报记者 鲍 青
 
  战国末年,荀子出任兰陵令,这是兰陵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
 
  作为先秦最后一名儒学大师,荀子曾三度出任齐国稷下学宫祭酒,也曾游历过秦赵,向君王阐述自己的治国主张。
 
  多年飘荡后,荀子来到楚国,出任兰陵令,践行自己的施政主张。
 
  但不久,他就遭遇谗言,被迫离开楚国。西汉刘向的《叙录》,对此事有所记录:“有人对春申君进言,成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称霸天下。孙(荀)卿也是贤者,如今给他百里之地,如果有异志,楚国就非常危险!”春申君未经核查,就贸然致书责问荀子。荀子见自己失去信任,便主动离职入赵。
 
  没过多久,又有人对春申君进言:“伊尹去夏入殷,殷王而夏亡;管仲去鲁入齐,鲁弱而齐强。所以贤者所在,则君尊国安。今孙(荀)卿,是天下的贤人,所去之国,就不安定了!”之前有人说荀子贤而楚国危,如今又有人说荀子贤而楚国安,前后如此矛盾的意见,竟然都得到了春申君的认同。他随即派人来到赵国,邀请荀子再度入楚。荀子致书辞谢,并写歌赋送给春申君。春申君看完歌赋后,懊悔不已,再度致书表达歉意。荀子这才复为兰陵令。
 
  到了公元前238年,春申君被自己的门客李园谋杀。春申君死后,楚国尽废其政。荀子因为是春申君的故友,也失去了兰陵令的职位。他住在兰陵,开馆授徒,并“推儒、墨、道德之行事兴坏,序列著数万言”,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儒家经典《荀子》。
 
  荀子晚年不再过问政事,而是专于治学,儒家经典也赖之以传。
 
  荀子与孟子不同,非常注重对儒家经典的解读。虽然孟子也推崇经典,但从现存的史料中,很难找到他对经典的解读和评说。究其本源,大概是孟子提倡“性善”,认为“仁、义、礼、智”是与生俱来的,不用从客观存在的外部世界获得,所以他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因为人固有之,所以孟子的最大精力,放在了唤醒人性中的“善”,相对忽略了外部教化。近代梁启超认为,孟子的“性善论”,只是强调了教育的可能性。
 
  与孟子不同,荀子强调“性恶”,其实也就是强调教育的必要性。荀子认为,凡是没有经过教化,往往不会为善。对于人性中“善”的形成,荀子提出“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的命题,强调道德礼法的功用。荀子以为,就人的本性而言,“尧舜之与桀跖,其性一也,君子之与小人,其性一也”。众人起初都是天生性恶,而后天的贤愚不肖的差别,是由于“习俗所积耳”。后天的环境和经验,对人性的改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荀子相信,通过人的主观努力,可以用外力转化人的恶。只要肯努力学习,人人皆可成为尧舜禹这样的圣贤。这也是他为何将《劝学篇》置于《荀子》之首的原因。
 
  因为对外部教化的重视,所以荀子格外关注儒家经典。他不仅对儒家经典深入研究,还对它们发表评说,强调学习的侧重点。在《荀子》一书中,引用点评儒家经典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劝学》中,他就归纳道:“《尚书》是政事的记录;《诗经》是心声之归结;《礼经》是法制的前提、条例的总纲,所以要学到《礼经》才算结束,才算达到了道德之顶峰。《礼经》敬重礼仪,《乐经》讲述中和之声,《诗经》《尚书》博大广阔,《春秋》微言大义,它们已经将天地间的大学问都囊括其中了。”
 
  荀子的归纳总结和宣扬提倡,用互为表里的努力,提升了儒家经典的社会影响力。荀子对经典的推崇,也为众多醉心儒学的士子提供了学习的门径。荀子之后,儒生以研习儒家经典为荣,非常重视经典的实证作用。到了经学大兴的汉代,儒者们依然在推崇荀子传承经典的不朽功劳。
 
  据考证,汉代很多治经者都与荀子一系有关。这些治经者或为博士或为中大夫,有的甚至为诸侯王。尤其是在荀子生活多年的兰陵,更是沐浴他的教泽近20年。到了西汉中期,经过百年的积累,兰陵经学终于厚积薄发,经学大师不断涌现。其代表人物如王臧、缪生、褚大、孟卿、孟喜、后仓、疏广、疏受、萧望之、匡衡、毋将隆、毋将永、段嘉等皆精研儒家经典,为一代名儒。兰陵的经学大师或设帐授徒,致力于经学传授,或致身通显,供职于朝廷,以经术处理政事,对经学的传播与弘扬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通常以经为依托,来参与治理国家和社会,对汉代社会变革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此后近千年,荀子都享受和孟子并尊的地位。如唐代杨惊对荀子评价就很高,他认为在战国诸子兴起、儒道几乎泯没的时代,“孟轲阐其前,荀卿振其后”,两人只有时代先后,没有功劳大小差别。中唐时,韩愈提倡恢复道统,他虽然认为孟子“醇乎醇”,荀子则“大醇而小疵”,但基本持肯定态度。
 
  但到了宋代,随着植根于孟子学说的理学兴起,理学家视荀子为异端,不断对他攻击和贬低。程颐认为荀子思想“悖圣人者也”“极偏驳”“只一句性恶,大本已失”。朱熹则把荀子当作法家,“荀卿则全是申、韩,观《成相》一篇可见”。而在人性方面,朱熹甚至说:“不须理会荀卿且理会孟子。”
 
  到了明朝嘉靖年间,荀子更是从孔庙中被逐出,丧失了在儒家中的尊崇地位。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0206071号
山东党建网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建国小经三路37号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