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文化长廊
张秉文:捐躯赴国难,忠魂映泉城
 
作者:   来源:大众日报   发布日期:2018-10-27   点击次数:
  □ 本报记者 鲍 青
 
  九月下旬,皖西大地秋寒阵阵,美丽静谧的小邑桐城笼罩在淅淅雾雨中。
 
  小邑如今虽名气不著,在清代却可谓人才辈出。这里是清代文坛最大散文流派“桐城派”的发源地,也是康乾年间“父子双宰相”张英、张廷玉的故乡。
 
  张英父子所属的清河张氏,是桐城历史上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而他们二人也是家族仕途中的佼佼者。
 
  在二人之前,张氏还有一位以“忠烈”而著称的人物,他与晚明“东林六君子”之一左光斗并称“吾乡风节人物之美”。他叫张秉文,是张英的大伯父。
 
  崇祯十一年(公元1638年),十余万精锐清军直抵济南城。张秉文时任山东左布政使,带领百姓展开了惨烈的保卫战。城破之日,张秉文慷慨战死,妻妾投湖殉节,气壮河山。
 
  如今在安徽桐城西郊黄甲镇,隐藏着一处苍苔斑斑的古冢,张秉文夫妇就长眠于此。而在桐城古城老街、千里之外的济南大明湖畔,曾同有一座专为纪念张秉文兴建的祠堂。
 
体恤民情,颇有清名
 
  在家族中,张秉文是独特而耀眼的存在。
 
  万历十三年(公元1585年),张秉文降生于桐城。史书记载他“少朗俊,风格标异”,英俊聪慧深得家族长辈喜爱。自他记事之时起,就喜欢环绕祖父身旁,听他讲述古今治乱之道、曾经为官事迹。祖父也对这个“孝友端慤”的孙儿寄予厚望,“许为远器”。
 
  张秉文的祖父叫张淳,是桐城清河张氏第一个有进士功名的人。隆庆二年(公元1568年),他参加春闱会试,中第后接着参加了殿试,最终名列三甲同进士。
 
  这一科可谓人才汇聚,是名震一时、影响深远的“龙虎榜”。进士榜单中,除诞生了王家屏、赵志皋和沈一贯三位内阁首辅,于慎行和张位两位内阁大学士外,还有在福建推广甘薯而留名青史的巡抚金学曾。
 
  张淳在殿试中排名较低,又不像沈一贯那样在馆选考试中一鸣惊人,就被外放浙江永康任县令。
 
  明穆宗时代的永康,名义上最高长官虽是朝廷委派的县令,大权却由本地小吏把持。奸猾狡诈的小吏打通各种关系,又操纵司法诉讼流程,接连架空了七任县令。
 
  张淳决心改变这种局面。他从内部分化瓦解小吏群体,马不停蹄地查访案情,夜以继日地批阅卷宗,短时间就妥善解决了堆积如山的诉讼卷牍。新县令的雷厉风行和霹雳手腕,令小吏惊慌骇然,再也不敢推诿怠慢。
 
  此后张淳改革司法审讯程序,简化审讯流程,务求于民便利。后来乡民只要在家“裹饭一包”,即可在县衙完成全程诉讼。司法成本大减,百姓纷纷称张淳为“张一包”。其中既有对他审案高效的褒奖,也有“谓其敏断如包拯”的赞誉。
 
  张秉文熏陶其中,心中也暗暗立誓,自己要效法祖父做一个为民造福的清官。
 
  古代士子想要出仕,最主要的便是走科举仕途,通过考试获得为官资格。待张秉文长大,熟知典籍、精通诗文,“文字尤为一时之俊”,族人将他视为家族未来之星。
 
  万历三十七年,24岁的张秉文参加应天乡试,荣登桂榜。次年赴京应考,再捷进士。该年殿试金榜中,有两位后来非常知名的大人物:明末清初文坛宗主探花郎钱谦益、明末最后一个战略大师三甲同进士杨嗣昌。他们此时虽和张秉文不相识,但日后都和他的死亡有密切关联。
 
  张秉文考中进士后,经过吏部铨选,分派到户部任主事,监督一些专卖商品经营。
 
  在此后二十多年里,张秉文虽按部就班升迁调任,却始终是官场默默无闻的小角色。
 
  后来,朝廷外放张秉文浙江归安知县,又调徽州府学教授。因政绩优秀,重新回到户部任职。他兢兢业业办公,妥善处理许多复杂难题,最终出任正五品郎中。
 
  万历四十七年,朝廷将张秉文调任从四品江西抚州知府。张秉文信奉“简静”的施政原则,为人又仁慈敦厚、廉静寡欲,故而在当地“崇宽大,行惠政,利苍生”。“抚州为官期间,张秉文清名日著,开始受到朝廷瞩目。”张氏后人、桐城博物馆原馆长张泽国说。
  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朝廷擢升张秉文江西按察司副使,协助按察使巡察兵备、学政、监军等事务,同时还担任“分守饶南九江道”,协助布政使掌理饶南和九江地区钱谷征缴、督课农桑、考核官员、检查军实、加固封守。
 
  张秉文离任抚州,百姓依依不舍,百般挽留。在其走后,当地乡绅集资为他建起生祠,经年祷祀弗辍。
 
  张秉文上任按察司副使不久,父亲病故,按规定离职回乡丁忧守孝。
 
  天启六年,张秉文服阕,被任命为“湖广副使备兵郧襄”。张秉文出任兵备道,主要负责郧襄辖区军务办理、监督地方军队、管理地方兵马、钱粮和屯田,并维持地方治安。他积极协助上级处理军务、操练卫所军队,缉捕盗贼,当地治安趋于稳定。
 
  张秉文练兵缉贼颇有成效,不久后朝廷调他任福建布政使司右参政、建南兵巡道,继续管理地方军务事宜。接着又升任为广东按察使,同时管理广东军务。
 
身先士卒,南海平靖
 
  在江西和福建两省的军务生涯,锻炼了张秉文练兵带兵的才干。但真正让他得以施展军事才华的舞台,还是在广东沿海。
 
  17世纪初的广东沿海,几乎是海盗狂欢的世界。他们既是参与贸易的商人,也是劫掠财物的盗贼。当海禁宽松时,他们就是上岸经商的生意人;当海禁趋紧时,他们就变身上岸抢劫的海盗。
 
  张秉文上任广东时,“东南海氛”成为明代三大心腹大患之一。当时海盗侵扰广东沿海,官府因为没有精锐水师,竟然“不敢问”。广东巡抚也曾数次派兵围剿,却几乎每次都是损兵折将、大败而归。
 
  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福建海盗头目李之(芝)奇率舰船十余艘,聚众数千人由外海进犯今天的汕头澄海区。李之奇仗着人多势众,气焰十分嚣张,官兵难以阻挡。广东巡抚既担忧调大兵围剿让其他海盗趁机偷袭省城,又担心朝廷惩治他临阵露怯。思来想去之后,他命令大部分士兵驻守广州,派张秉文做监军领小股部队前往抵御。
 
  张秉文平素厉兵秣马,操练谨严,如今正是检验练兵成效之时。他迅速起草檄文,晓谕各路兵马,做好迎击来犯之敌的准备。决战当日,海面大雾四起,同时狂风大作,张秉文趁此机会率军杀出。他亲冒矢石,猛攻李之奇舰队。海盗未料官军此时出击,仓皇间顿时慌了手脚。张秉文率军大获全胜,俘虏千余名海盗,并生擒头目李之奇。
 
  张秉文一战成功,朝廷嘉奖功绩,升他为广东右布政使。
 
  李之奇覆灭后,活跃在广东沿海的还有刘香海盗集团。相比李之奇,刘香资历更老、势力更庞大、经验更丰富。早先福建广东沿海有十八个海盗头目,他们组建商队,劫掠商船,甚至上岸攻击官府。天启五年,以郑芝龙、刘香为首的海盗头目驾船到达台湾。他们在这里结义,成立“十八芝”集团,约定成立水师,共同对付朝廷。两年多时间里,他们相继消灭明朝福建和浙江的两支水师,东南哗然,朝廷震动。
 
  眼见征剿难见成效,时任工科给事中的颜继祖上奏朝廷,建议招抚势力最庞大的郑芝龙,通过笼络他瓦解海盗集团,并利用他消灭其他海盗。崇祯元年,郑芝龙思虑再三,决定接受招抚,出任“游击将军”。刘香则坚决拒绝招安,并和郑芝龙彻底决裂。自此,郑芝龙离开此前大本营台湾,坐镇闽海一带,为明廷守备沿海和防范荷兰人进攻。
 
  张秉文虽然歼灭李之奇,可他深知广东水师力量孱弱,根本无法远赴外洋狙击刘香。他建议广东巡抚邹维琏,可借用郑芝龙之力,邀请他率军驰援广东。此时福建按察使曾樱也以家中百口性命担保,向闽浙总督熊文灿、福建巡抚路振飞力荐郑芝龙出征。
 
  崇祯八年,郑芝龙担任先锋,配合邹维琏、张秉文的广东兵,合力围剿刘香。最终,刘香势蹇力尽,焚舟自溺而死,党众千余人归降。崇祯年间,海上最强力的海盗武装集团自此覆灭,东南沿海局势趋于安定。
 
  刘香的海上劫掠活动,曾深深震恐崇祯帝。所以刘香虽死,皇帝却深恐这是地方谎报军情。他派遣太监以赴广西采办物资为由,到闽广一带明察暗访。最终,太监回报刘香确实已死,崇祯帝这才彻底放心。
 
  海盗集团平定次年,张秉文由南国外调齐鲁,并擢升为左布政使。
 
北上齐鲁,直面危局
 
  张秉文此前生活和为官的地方,都是相对富饶安定的江南地区。此时朝廷将他从南国远调北方,看重的是他安民治军的才能。
 
  但此时的明朝,正深陷风雨飘摇的危机中。“相比江西、福建和广东,北方形势更加复杂也异常凶险。当时中原饥荒连年,烽烟四起;关外清廷虎视眈眈,屡屡犯境。”张泽国说。
 
  在张秉文上任之前,关外清军已三次入塞。张秉文到任后,深感形势万分危急。他汲取此前孔有德“吴桥兵变”的教训,在管理财赋人事之余,积极谏言加强战备。
 
  两年之后,危机阴影袭来。
 
  崇祯十一年八月,清太宗皇太极下令,以多尔衮统左翼兵,豪格、阿巴泰为副;岳托统右翼兵,杜度为副,共计十万人分两路进攻,发动第四次南略入塞。
 
  岳托所率右翼兵先期出发,于九月二十二日毁长城而入。六天后,多尔衮所率左翼兵也由青山关处长城入塞。北京以西至山西地界,千里之内多为旷野平原。清军精锐骑兵驰骋纵横,明军纷纷披靡溃败。
 
  十月,两支部队在京师东郊通州会师。太监高起潜率军在京郊狙击。不久,明军败绩,京师宣布戒严,崇祯帝急召各地督抚火速率军入援。十一月初,京师被迫闭门自守。清军从京师北面绕至涿州,又进攻高阳城。
 
  当时致仕大学士、东北关宁防线设计者孙承宗身在故乡高阳。危急时刻,年已八旬的孙承宗亲登城楼,率邑绅誓死守城。但高阳城小低脆,外援又不能至,敌军昼夜环攻,最终城破,孙承宗不屈死难。
 
  十二月,宣大总督卢象升在巨鹿贾庄陷入包围。因高起潜与其有私怨拒不营救,卢象升力战而死。
 
  此后,清军一路沿运河,中间六路于山河之间,由北向南,齐头并进,兵锋直抵济南。
 
  此前,兵部尚书杨嗣昌断定,清军必然从德州攻入山东,令山东巡抚颜继祖率3000兵士驻守该地。但在50多天时间内,颜继祖不断接到命令,先后被调防3次,最终导致兵疲马乏。此时,留在济南的只有老弱乡兵500名和莱州援军700人。
 
  十万敌军绕过德州兵临城下,济南形势危如累卵。因巡抚不在城中,身为左布政使的张秉文责无旁贷地担起守城重责。
 
  张秉文深知此次“有死无生”,便修书故乡老母和兄弟,泣血告曰:“身为大臣,自当死于封疆。老母八旬,诸弟善事之。男誓以身报朝廷,不得服侍太夫人侧矣。”母亲齐太恭人阅信后,亦有言:“吾儿荷国家重任,城存与存,城亡与亡,固其职也。吾有子为忠臣,吾何憾!”
 
  济南告急之时,正奉朝廷命令在章丘巡按的御史宋学朱,不避艰险星夜冒险驰入济南。他和张秉文刚见面,就商定同守济南的决心。
 
  张秉文一面率士兵登城据守,一面加紧招募士卒,加强防御力量。他还接连不断地撰写奏章,如实反映济南情况,令人突出重围送达朝廷,请求派兵星夜驰援。
 
  此时,远在德州的巡抚颜继祖因兵少力弱,无法兼顾济南。他万分焦急,数次请求朝廷派兵增援济南。但急报送到了朝廷,却全部被杨嗣昌压下,崇祯帝对济南危局详情并不知晓。
 
  当时济南周围,还驻扎有几支明军。高起潜在临清握有重兵,但他畏敌如虎,宁愿翱翔四邻,也不肯发兵救援。大将祖宽也逡巡不前,只派300名士兵前往救援,无异羊入虎口,无济于事。
 
  张秉文眼看援兵无望,只能利用手中残兵分门据守。他和宋学朱、山东参政邓谦登楼守城,通宵达旦十余日,三人甚至须发皆白。
 
  济南城外西北有壕沟,险要坚固易于防守,只有东南一望平沃,容易遭受进攻。张秉文调度大部分力量坚守东南,身犯矢石,敌军一时难以攻克。
 
  济南被困十余日后,城内物资断绝,城墙朽坏,援军又久久不至,城破只在旦夕之间。
 
一忠二烈,以身殉国
 
  崇祯十二年正月初二清晨,围困济南的敌军搭建云梯攀楼而上,猛烈进攻济南西北。激战许久后,济南城被攻破。
 
  城破之时,宋学朱跃马杀敌,力尽被擒,不屈殉难。邓谦手架大炮,又执劲弓,斩杀多人,最终力竭被俘,英勇就义。张秉文带人擐甲巷战,身中数箭,力不能支,自刎殉国。
 
  在济南危急之时,夫人方孟氏即对夫君张秉文许下誓言:“夫子之死生惟社稷,妾之死生惟夫子。”早已有了殉节之心。“(济南)城将溃时,家人劝其隐避。其正色曰:‘举室尽行,人将谓夫子志不固,且吾何忍夫子独危我独安?城陷之日,必死!’”张泽国说。
 
  张秉文与方夫人、侧室二陈夫人育有三子三女。当时长子克倬、次子克仔回故乡参加考试,三子克偁与妹妹皆因年幼在父母身边。济南城破时,方和二陈三人曾相约投大明湖殉难。但方夫人对怀有身孕的小陈夫人说:“尔无死,茕茕藐孤甫五龄,弱女甫一龄。使吾辈俱死,戎马倥偬之际,谁与抚此二孤,将以畀婢子乎?二陈之中惟尔优于才,且尔有身矣。其尚无遽死,善护子女以报夫子,吾辈亦得瞑目于地下矣!”
 
  说完这些,两位夫人便投湖自尽。小陈夫人则在老婢数人保护下逃入尼姑庵内藏身,幸而得免。数日后敌军退出济南,小陈夫人抱子女号泣于市,求张秉文及夫人尸骸,见者无不泪下。
 
  当时桐城骚乱,张秉文的亲人避乱南京。不久,弟弟张秉彝(张英父亲、张廷玉祖父)闻听兄长殉国,只身北上济南,寻得小陈夫人及其子女,并扶灵柩跋涉两千里返回。三年后,张秉文夫妻归葬桐城故乡。据谱牒文献载:“己卯锺阳公(张秉文)殉难山左,时兵燹冲路,道殣相望。先君(张秉彝)走数千里外,扶三櫬及藐孤归,经纪其丧。”
 
  入清之后,张秉彝的子孙相继成为内阁大学士。但张秉文的儿子皆秉承高节,拒不出仕清朝。
 
两朝追悼,得谥“忠节”
 
  敌军全部撤退后,崇祯帝才有空暇处理济南沦陷后遗留的诸多问题。
 
  山东巡抚颜继祖虽因杨嗣昌调动无方而无法救援济南,却依旧被下狱处斩。对阵亡的张秉文,朝廷赠其太常寺正卿,方、陈两位夫人并赠一品夫人。朝廷特祠致祭,旌表建坊,褒曰“一忠二烈”。钱谦益为同年张秉文作《山东左方伯赠太常寺正卿钟阳张公行状》。但追赠旌表虽出,祠、坊未建,明朝已亡。
 
  明清鼎革以后,清廷宣布“凡前代死事殉难诸臣,钦于褒恤”“特恩褒录前忠,春秋致祭”。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张秉文从祀济南名宦祠。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各省奉朝廷令兴建忠孝祠,张秉文崇祀桐城忠孝祠,同样春秋祭祀。
 
  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秋天,张秉文的曾孙、刑部主事张若宣,偕其弟山旴通判张若宗请假来到济南,专程为曾祖筹办建祠事。经由县令申请、知府上呈巡抚获准后,“乃卜地于城西芙蓉街之北,庀材鸠工,不三月而讫事。堂庑崇闳,几筵肃穆”。祠既告成,“爰召僧住持以奉香火,祠外置市房四区,岁收其值二十金以备修葺之费;复置田一十五亩,为僧瓶钵之需”。
 
  大明湖畔忠烈祠建成后,“焜耀铅黄,争光日月”“万姓具瞻,一忠二烈”。当地人习惯称为“张公祠”,与湖畔另一座“铁公祠”一起,成为济南缅怀忠烈、景仰前贤的朝拜圣地,祠中香火,世代不绝。
 
  乾隆三十三年七月,桐城派散文集大成者姚鼐出任山东乡试副考官。乡试结束后,他特意游览大明湖,并“瞻公像,拜于祠下,怳焉赋诗而后去”。其所作诗曰:“历数天将改,藩篱国早亡。土余忠壮志,家在战争场。女烈甘怀石,臣心尽布裳。同闾悲旧史,异代入祠堂。树积阴云黑,旗翻落日黄。行游魂魄毅,溟海地茫茫。”
 
  后来桐城也修建张公祠,姚鼐为其撰写碑文,并感叹张秉文“吾乡风节人物之美也”。他将张秉文与左光斗并称,感叹:“二公以丁未、庚戍两科相继成进士,而皆死于忠……”
 
  乾隆四十一年,朝廷对明末清初的一批忠臣烈士钦赐谥号,张秉文因其忠勇而得谥“忠节”。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0206071号
山东党建网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