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增栏目 >> 山东党史
东明县“包干到户” ——山东农村改革的先声
——改革开放40年山东大事回放之一
作者:党史宣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9-10   点击次数:
  2016年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大型文献纪录片《筑梦路上》。在纪录片中,人们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一块石碑岿然矗立在菏泽市东明县柳里村。它默默地告诉世人,早在1977年春,村里就把700多亩荒地“借给”1500多名社员,悄然迈出了“大包干”的第一步。这一步,比安徽小岗村还要早,由此揭开了山东农村改革的序幕。
  
柳里村的“大胆”试验
 
  东明是山东省最西边的一个县,由于历史上黄河决口和涨水侧渗,县内形成了许多沙地和盐碱地。改革开放前,旱、涝、风沙、盐碱等自然灾害长期困扰着东明县,全县年年靠吃国家统销粮、领救济款过日子。
 
  东明县西部,有一个村子叫柳里村,20世纪六七十年代,村里有9个生产队、2000多人。时任柳里村党支部书记陈洪印说, 那时村里“冬天白茫茫(盐碱),夏天水汪汪(涝洼)”,社员生活是“三靠”:吃饭靠统销,花钱靠贷款,看病靠救济。
 
  1977年春,陈洪印召集大队长郝道轩、党支部副书记于明山、民兵连长屈庆祥、妇联主任刘三服开会,讨论如何让老百姓不再饿肚子。经过3个晚上的讨论,最后村班子成员一致认为村里荒地和盐碱地占大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借给”社员;“借地”如果出了事,由5人一起承担。于是,柳里村悄悄地把700多亩盐碱地、荒地分给部分社员耕种,每亩定产120斤,定工10个,定产部分统一分配,超产归己。柳里村“借地”的做法,成为当地的一大创举。到了1977年秋天,这些多年颗粒不收的废地,经过社员精耕细作,硬是长出了高粱和红小豆,第一年粮食单产180斤,每个社员净增口粮90斤。
 
  这时,村民有了不同的看法。有人说,全村3300多亩耕地,重碱地、撂荒地2600亩,占耕地面积的2/3,如果这些地都能开发利用起来,全村就能增加几十万斤粮食,群众的温饱问题也将得到解决;有人顾虑重重,不敢明确表态;有人认为这是方向道路问题,表示坚决反对。
 
  为统一认识,柳里村党支部进行了多次讨论,最后一致认为,种上庄稼总比荒着强,收点粮食总比向国家要着吃强,下决心在全村推行“借地”的经验。1978年1月,全村分给每人半亩荒地,共分荒地800亩。这一举措,正式揭开了村里分地到户的序幕。这年的11月24日,在与山东南邻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名村民按下了著名的“手印”,也开始分田到户。
 
  在柳里村搞“借地”、分地试验的同时,东明县还有一些村庄也在悄悄分地。1977年春,朱口村对种植花生采取了“大包干”的办法,当年承包,当年见效。朱口村的成功轰动了全乡,人们交口称赞朱口村的成功经验。柳里村、朱口村等村庄自发的分地探索,实际上是东明县最早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形式。
  
菏泽的“八条”
 
  就在柳里村轰轰烈烈分地的时候,有人到菏泽地委门口张贴大字报,写着“老走资派被打倒了,新走资派站起来了”,并且还画着漫画,攻击陈洪印。刚到菏泽担任地委书记不到1年的周振兴,面对人们的告状进行了深刻的思考。菏泽位于鲁西南大平原,有黄河冲积出来的肥沃土壤,有丰富的黄河水灌溉,本是最适宜种粮的好地方,却吃了国家调拨的国库粮食700多万公斤。菏泽为啥这样穷?菏泽农业为啥上不去?带着这些问题,周振兴开始了3个月的农村调查。
 
  1978年1月16日,周振兴来到东明县,与县委书记司黎明一起搞调查。到小井村时是农历的腊月初八,但村里没有一点儿迎年的气氛,许多人家外出逃荒未归,大门都锁着。
 
  他们到了村子中间,走进村民张殿兴家。张殿兴家没有桌椅,没有床,只在靠后墙的地方用砖垒了个土池子,里边放些干草做成“地铺”,供一家人睡觉。周振兴问起他们的生活情况,张殿兴说:“今年队里没收啥,一个人分了100多斤口粮,要不是政府发了购粮证,否则没法生活哩!”
 
  周振兴问:“家里有没有干粮?”
 
  张殿兴顿了一下,说:“有。”
 
  周振兴说:“拿来我看看行吗?”
 
  张殿兴迟疑着,没有动。
 
  周振兴说:“我这么远来了,你也得管我顿饭吃啊!到底有没有?”
 
  张殿兴忙说:“有,在锅里放着。”但是他仍然没有动。
 
  这时,张殿兴的妻子连忙向厨房走去,周振兴也随后跟了过去。
 
  张殿兴的妻子揭开锅,锅里放着几个用地瓜面做的馍和高粱壳、地瓜叶做的菜团子。周振兴拿起一个菜团子,掰了一半递给司黎明。俩人吃着菜团子,虽都出身农村,但也感到又苦又涩,难以下咽。
 
  张殿兴的妻子看着他们说:“俺感谢共产党。没有共产党,俺活不到今天。”
 
  听了这话,周振兴百感交集,忍在眼窝里的泪水终于潸然而下。
 
  这是调查中随处可见的一幕。
 
  周振兴回到东明县,马上召集县委常委开会,研究到凌晨1点多,最后定了几条办法,最主要的一条就是把全县盐碱地尽快分下去,“借给”群众自种自收,3年免征农业税。有干部问:“3年以后呢?”周振兴答:“3年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让群众吃饱饭。”“我相信,让农民吃饱饭绝不是罪过。”
 
  1978年1月16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长篇报道《安徽大步赶上来了》,介绍了深受“四人帮”之害的安徽省发生的巨大变化。2月3日《人民日报》头版又发表了题为《一份省委文件的诞生》的通讯,对《中共安徽省委关于当前农村经济政策几个问题的规定》作了详细介绍。周振兴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些消息后,让人记录下来。
 
  1978年2月9日,中共菏泽地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学习了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关于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方面的指示,提出要创造民主讨论问题的氛围,并重申党的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三不方针”。会议经过激烈讨论,形成了一本长达20页的《纪要》。《纪要》的主要内容有八条,主要有要尊重生产队自主权,允许建立作业组专业队;允许农民拥有自留地;允许和鼓励农民发展家庭副业等。
 
  为将“八条”认真贯彻下去,菏泽地委在这年的3月和5月又连续召开了两次地、县、公社三级干部会议。周振兴在会上说:“我们菏泽的农业为啥上不去?为啥穷到这个地步? 20多年来,我们没少操心,可是我们瞎操了心,出了傻力。”接着他讲,“平均分配不是共产主义,按劳分配不是资本主义;一律化不是社会主义大农业。把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看成是小农经济思想,把限制社员搞家庭副业、不允许社员种自留地看成是搞社会主义,都是只从表面形式看问题,而不是从促进生产力发展还是束缚生产力发展的实践的效果上看问题。” 这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一个共产党员按照自己的觉悟和理解,讲得最朴实的马克思主义中的“实践标准”和“生产力标准”。 
  
  “让老百姓吃饱饭才是好‘主义’”
 
  1979年春节后,周振兴又一次召开地、县、公社三级干部会议。会后周振兴下令:各县县委到地委来复制录音带,然后各公社再到县里复制录音带,指定同一天时间,全区700多万农民都集中到公社开大会,听录音广播。四里八乡的农民,坐在空场上听了高音喇叭里地委书记的报告。现在,菏泽市档案局的“9号全宗”,仍然保存着这段8小时的录音。
 
  “我们党的根本宗旨是什么?不是批这个斗那个,而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从良心上说,老百姓自己的地,自己的劳动力,他们却没有自主权,吃不饱饭,我们能不能对得起良心?”“不管这‘主义’那‘主义’,让老百姓吃饱饭才是好‘主义’!”“只要叫我当这个地委书记,我就得叫老百姓吃饱饭,否则,这个地委书记宁可不干!”  菏泽的干部群众听到他的讲话后异常振奋,包产到组、包干到户的生产责任制开始在各地推行。
 
  1979年2月13日,东明县委召开全县三级干部会议,提出了实现战略转移、加快农业发展的措施,要求建立健全“五定一奖”( 定地块、定劳力、定产量、定工分报酬、定成本,超产奖励)为中心内容的经营管理责任制。2月19日,东明县委再次召开全县三级干部会议,传达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和两个农业文件,提出了落实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规定。
 
  1979年4月5日,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革命委员会作出《关于落实农村经济政策若干问题的试行规定》,指出各地要建立生产责任制,鼓励社员种好自留地、搞好家庭副业,开放农村和城镇集市贸易,搞好农副产品的收购,搞好收益分配,切实减轻农民负担,做到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
 
  1979年底,东明县总结一年来落实和放宽农村政策的丰硕成果,提出了以联产计酬为依据的四种管理办法,并号召总结经验。1980年1月,东明县在做了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实事求是出粮食,长苗就比长草好——东明县把荒地分给社员经营的调查报告》,刊登在《内部参考》上,以铁的事实讴歌了农村变革,批判了极“左”错误。
 
  1980年,新华社记者南振中来到东明县的4个公社、4个村,走访了26户社员家庭,于1月18日在《人民日报》发表通讯《看粮囤》,介绍了东明县从1958年起连续吃了21年统销粮,1979年基本上实现了粮食自给。
  
将改革进行到底
 
  正当东明县农业改革初见成效的时候,1980年4月,菏泽地委发出了一个“刹车”的通知。《农村工作通讯》发表了几篇批判包产到户的文章,在干部群众的思想中引起了混乱。
 
  5月,邓小平在《关于农村政策问题》的谈话中明确指出:“农村政策放宽以后,一些适宜搞包产到户的地方搞了包产到户,效果很好,变化很快。”在关系农业发展方向的关键时刻,邓小平的这一讲话为长期贫穷的中国农村指明了方向。但是,邓小平这个谈话当时没有传达到东明县。为澄清思想,东明县委召开公社书记会议,提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是适合东明县实际情况的生产管理形式,只要党中央没有明令禁止,就不能动摇,并把1979年10月决定分给每人三到五分口粮田扩大到一亩左右。这时,东明县分口粮田和责任田的村达到3200个,占总数的77.7%;全部包产到户的村达96个,占总数的2.4%。
 
  7月,省政府办公厅、《大众日报》社和菏泽地委、行署组成联合调查组,考察了东明县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向省委、省政府写出了综合调查报告和10余篇典型材料,向全省推广了东明县的做法和经验。8月22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批示:“东明县从县委到基层思想是解放的。有些意见是正确的,符合实际的。”
 
  东明县率先实行分田到户等农业改革,引起了多方的关注。中央政策研究室吴象到柳里村调研,于1980年11月5日在《人民日报》发表了《阳关道与独木桥——试谈包产到户的由来、利弊、性质和前景》的文章。
 
  1982年1月,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总结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农村改革,肯定了“双包”(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生产责任制,这是对东明县人民在全国率先实行农业生产责任制,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创新意识的再次肯定与褒扬。
 
  从“借地”到菏泽的“八条”,从“让老百姓吃饱饭就是好‘主义’”到“双包”,无不体现着党和人民持续开创改革新局面的决心和勇气。改革大潮奔腾不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路。在中国迈入新时代的今天,让我们从这场改革中汲取精神力量,以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将改革进行到底。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党建网   电话:0531-51771207    

鲁ICP备10206071号-1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733号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纬一路482号(省委大院)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